金斯伯格去世,美国大选后的不确定性持续骤升

就在上周五,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而在美国大选即将临近,且两位候选人实力不相上下的情况下,金斯伯格的去世就给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就在2000年的美国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在普选中比共和党候选人布什获得的选票多出了50多万张,但由于美国选举制度并不以普选票数为准,而是以选举人票为准(50个州共538张选举人票,若候选人在某个州获胜,则揽获该州全部选举人票),布什赢得了50个州里30个州的全部选举人票,因此比戈尔多得4张选举人票。

金斯伯格去世,美国大选后的不确定性持续骤升

戈尔和布什的对决因此出现了悬而未决的情况,导致在大选日结束后的36天里仍未确定总统人选,最终双方诉诸美国最高法院,由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后宣布布什胜出。

而在金斯伯格去世后,如果特朗普总统能够及时提名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并获得议会批准,那么最高法院在做出总统裁决时将非常有利于特朗普。

在金斯伯格去世前,美国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5名为保守派,4名为自由派。而金斯伯格去世后,支持民主党的自由派法官仅剩下3位。届时,一旦2020年大选的最终结果被诉诸最高法院,民主党需要额外2名大法官的支持才能胜出。

美国民权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投票权项目负责人Dale Ho表示

2020年美国经历的与选举有关的诉讼比以往任何一个年份的都多,其中许多诉讼的焦点都与是否在疫情期间采取更多投票方式有关,尤其是在上百万民众要求进行邮寄投票的问题上。

金斯伯格的去世已经引发了民众对特朗普是否应该在大选如此临近之际提名人选代替金斯伯格的讨论,尤其是目前美国一些州的选配已经开始的情况下。

尽管一些专家认为2000年大选之后悬而未决情形出现的情形不高,但目前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团队都已经做好了在大选之后诉诸最高法院的准备。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特朗普一直宣称,邮寄投票不会导致大选被操纵。而拜登则认为,特朗普最终将不可避免的去干涉选举结果。

在今年的几个与选举有关的案例中,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们已经做出了对拜登不利的一些判决。

若选举后果然出现悬而未决的情况并被诉诸最高法院,且金斯伯格的席位依然空缺,那么民主党很可能会试图说服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让其做出对民主党有利的裁决。罗伯茨属于中间派的成员,因此他的这一票通常被视为是打破僵局的关键一票。

非盈利组织Common Cause负责投票和选举事务主管Sylvia Albert表示

我认为就像这个国家的其他人一样,罗伯茨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悬而未决的情况。

在年内的几次裁决中,罗伯茨都选择站在了少数派,及自由派的一方。如果他在可能出现的裁决中选择站在自由派一侧,那么很容易出现4-4的平局。正因如此,一些国会议员开始敦促特朗普尽快提名新的大法官,从而避免可能出现的宪法危机。

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Paul Smith表示

如果2020年大选结果确实出现被诉诸最高法院的情况,而且Ginsburg的席位又被特朗普提名的候选人接替,那么届时就会出现一个未得到绝大多数选民支持的总统,而总统的合法性又将来自于一个事先预谋好的最高法院,届时普通民众将很难接受由保守派成员做出的对特朗普有利的裁决。

现在加入QQ群或者扫码立即获得:

11200+海量源码指标免费下载!

4500+海量源码EA免费下载!

精品智能交易面板免费下载!

交易大咖1对1问题诊断和指导!

扫码添加微信客服免费领取

相关文章